我國四地開展“以房養老”試點,長春不在其中。記者踏查發現———長春有老人“租房養老”拿租金住養老院10多年了來源:新文化報 - 新文化網
  王翠英覺得住在養老院里更自在
  李占忠把房出租,住進三千元一個月的養老院 本組圖片 本報記者 惠禾 攝
    白髮浪潮席卷而來,空巢家庭逐漸增加,一個問題擺在每個人面前:我們老了該怎麼辦?
    “有房無錢”是很大一部分老人的現狀,它催生了一種養老模式。
    在長春的養老機構中,住著這樣一些老人。他們沒有退休工資,或工資不多,兒女大多無暇照顧,於是將房子出租,用這筆錢在養老院里安度晚年。
    6月24日,記者走進長春市兩家養老機構,找到了兩位用這種方式來安度晚年的老人。
  ■79歲的王翠英
  不願意給四個兒女添負擔 把房租出去住養老院
    長春市朝陽區祥和安養院位於超達大街,有1000多個床位。工作人員領著我敲開了一個“包間”。
    “快進來!快進來!”推開門,一位滿臉笑容的老人,把正在拆的毛線團放在床上。“閑著沒事,鉤點拖鞋、織條毛褲啥的,兒女們都不穿,就我穿。”老人嘮叨著。
    老人叫王翠英,今年79歲了,她在養老院里住了十多年了。老人的房間朝南,房間里養了10多盆花,一半以上是君子蘭。房間的一角,擺著她老伴年輕時的照片,穿著軍裝,英俊瀟灑。整個屋子顯得溫馨而有生機,像個家。
    1998年,老伴去世了,王翠英獨自生活了四五年,有一次,電線漏電,她被電了一下,兒女們對她一個人生活開始不放心。
    王翠英有三女一兒四個孩子,可是她卻堅決要住養老院。“老年人跟年輕人想法不一樣,生活習慣也不一樣,彼此看不習慣,不如一個人生活自在。”
    老人拿起了手中的毛線團。“就這,兒女都不讓我弄,都是兒女們要扔的,被我趁他們沒註意,偷偷撿回來的。要他們看見,肯定反對。”老人邊笑邊說,兒女們經常往外扔東西,而她啥都想留著。
    她要上養老院,四個兒女都不同意,兒子甚至給她跪下了。“他們都覺得讓我住養老院對不起我,也沒法跟親友交代。”她卻鐵了心,自個兒給養老院打電話,讓養老院派車接走了她。
    王翠英跟老伴有個50多平方米的房子,一樓,後來做了門市。老伴去世時,她的退休金才400多塊錢,可在養老院住包間得800元。她就把房子租出去,每個月1000元錢租金,除了付養老院的費用,還能攢點,以便有病住院時花,就不需要兒女花多少錢了。
    “在養老院,房間里有柜子有冰箱,一日三餐吃現成的,平時沒事就看看電視看看書,挺好的。”老人說,十多年了,兒女們看她過得挺開心,也就接受了現實。每周都來看她,經常把她接回去過周末。
    現在,她的房子能租更多的錢,退休工資也漲到1700多元。王翠英說,這兒房間也不貴,每個月1700多元,這樣的包間 , 在 別 的 養 老 院 要2400~2500元。
    不過老人還是覺得,跟養老金比,養老機構的收費普遍還是高。“如果沒有房子,我那點工資肯定不夠。”
    這段時間,王翠英看到了國家要實施“以房養老”的試點。老人說,這樣挺好的,用自己的房子來養老,就不需要給兒女增加負擔,心裡也踏實。“到了七八十歲了,要房子還有什麼用,還不如用它來養老。”王翠英說。
  ■83歲的李占忠
  無兒無女保姆信不過 還不如住養老院過得好
    長春市靖宇路上有一家朝陽區宏宇養老院,其中一個房間里,住著83歲的李占忠。
    李占忠一輩子沒結婚,有個侄子。他有一個42平方米的小房,前些年,雇保姆照顧他。可保姆照顧起來總有讓他不能滿意的地方,不是覺得幹活不夠踏實,就是有些習慣他看不慣。晚上保姆又不能在身邊,萬一有急事就得抓瞎。
    今年,李占忠把房子租了出去,每個月租金1200元,自己的工資2200元,他在養老院租了間包間,每個月3000元。在養老院,吃喝不用再掏錢,還有人幫著洗衣打掃衛生。這麼算下來,倒能節省些錢。
    李占忠的房間很乾凈,有衣櫃有電視,衛生間很大,24小時熱水。老人愛乾凈,從內到外穿的都是白色的衣服。
    李占忠說,在養老院住得舒心,一周內每天早餐粥不重樣,還有各種麵食和小菜。午餐2個炒菜1個燉菜1個湯,晚上一葷一素。每天服務員把房間至少要打掃兩遍。
    平時,院里的老人有人喜歡打個麻將玩玩牌,也有人熱愛唱歌健身。他現在腿腳不好,天暖的時候,只能到外面溜達溜達,跟老人們聊聊天。
    老人愛看報,床邊上擺了一沓報紙。
    侄子工作很忙,但還是能抽出時間看他。老人說,晚年能過上這樣的日子,知足了。
  ■解釋一下
  這兩位老人並非通常的“以房養老”
    今年6月23日,中國保監會下發《關於開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試點的指導意見》,決定自7月1日起,在北京、上海、廣州和武漢4地率先開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(即以房養老)試點,試點期為兩年。
    “以房養老”也被稱為“住房反向抵押貸款”或者“倒按揭”,是指老人將自己的產權房抵押出去,以定期取得一定數額養老金或接受老年公寓服務的一種養老方式,在老人去世後,銀行或保險公司收回住房使用權。
    而前面這兩位長春老人的養老模式,實際上叫“租房養老”,和通常說的“以房養老”不同。
  本報記者 艾靈  (原標題:長春有老人“租房養老”拿租金住養老院10多年了)
創作者介紹

香港小姐

hz29hzvd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